俄羅斯選手違反行蹤資料填報規定,國際田徑總會(IAAF)議決維持該國禁令

英媒星期日泰晤士報於 6/2 報導指控俄羅斯田徑協會(RUSAF)成員涉嫌包庇俄羅斯選手 Danil Lysenko 違反行蹤資料填報規定,藉由偽造的重病證明文件協助該選手規避懲處;Lysenko 曾於 2017 年倫敦世界田徑錦標賽獲得銀牌,並於去年伯明罕賽事中榮登室內跳高世界冠軍,原被預測將於明年東京奧運奪金,現在卻面臨可能長達 10 年的禁賽處分。

因 Lysenko 於 12 個月內達 3 次未確實更新行蹤資料、完成藥檢,違反國際田徑總會(IAAF)的運動禁藥管制規定,已於去年 8 月被暫時禁賽,該選手提出一份醫生開立的重病證明文件藉以作為無法更新行蹤之特殊事由;然而審理藥管違規案件的田徑誠信委員會(AIU)調查發現提供證明的「醫生」所在地址其實是莫斯科一處建築工地,揭露了俄羅斯田徑協會成員協助包庇違規選手的情形。

AIU 證實正在深入審查一名選手於 2018 年違反行蹤資料填報規定的證明文件,其調查人員已沒入俄羅斯田徑協會辦公室的電腦及電子設備,調查期間對外無可奉告;俄羅斯田徑協會主席 Dmitry Shlyakhtin 聲明協會對 Lysenko 的案件會全力配合調查並保持客觀,對於其成員是否停職一事不予置評。

IAAF 特別工作組於 6/8-9 摩納哥會議提報此案相關報告及建議,會議表決將繼續維持俄羅斯參賽的禁令。該禁令源自 2015 年 11 月俄羅斯政府資援選手使用運動禁藥的醜聞,據此禁令,俄羅斯選手不得以國家選手身分參與世界田徑賽事,惟通過運動禁藥檢測並具參賽資格者得以中立選手(neutral athletes)身分參賽,Lysenko 被禁賽前曾是這 74 名以中立身分參賽的選手之一。

IAAF 特別工作組主持人 Rune Andersen 指出:俄羅斯田徑協會能否確實執行藥管處分規定,以及是否所有選手都已接受該協會聲稱的全新運動禁藥管制文化,這些問題對於協會能否復職極為重要,AIU 會持續追蹤,若情況有所改善,特別工作組會於 9 月的多哈會議上回報。

俄羅斯奧林匹克委員會曾被停權參與去年平昌冬奧,參賽的俄羅斯選手一律僅能攜「俄羅斯籍奧運大會選手」(OAR)旗幟參賽,這代表該國選手無法使用俄羅斯國旗及國歌。除非 IAAF 於今年 9 月的會議改變立場,否則俄羅斯選手可能仍無法以國家選手身分參與明年的東京奧運賽事。

◎中華奧會運動禁藥管制組綜整外媒AroudtheRings、apnews、dailymail、France24報導摘譯